农产品(000061.CN)

达志科技蹊跷化工贸易业务遭问询 公司的回应仍存疑问

时间:20-07-23 22:39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达志科技蹊跷化工贸易业务遭问询 公司的回应仍存疑问

7月16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下发的问询函之后,7月23日上午,达志科技(300530,SZ)对外披露了回函公告。此前,《每日经济新闻》详细报道了达志科技的化工贸易业务疑云,随后监管机构也对公司进行了详细问询,要求说明相关销售与采购是否具有商业实质。

7月23日,达志科技回复称,公司贸易业务第一大客户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化工)、第一大供应商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华国际)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与贸易业务的客户、供应商之间的结算方式,不存在变相占用资金的情形。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注意到,除了2019年外,实际上在历史年度(2013年、2015年、2016年)中冶化工与保华国际报送给工商部门的企业年报中的联系电话也都是一致,2015年至2018年,两家公司留存的企业邮箱一致。

对于公司与贸易业务第二大客户广州荣厚商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厚商贸)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达志科技在回函中再次否认。根据回函,达志科技与荣厚商贸2019年的销售合同是在2019年12月31日签署,并在当天就实现送货。这意味着,荣厚商贸2019年1693.36万元的合同采购额是一天之内完成。关于达志科技的化工贸易业务,仍有不少疑点在等待解答。

中冶化工与保华国际真的不存在关联吗?

根据达志科技在7月23日回函,2018年及2019年,达志科技是通过子公司广州达志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新材料公司)与中冶化工、保华国际签署购销合同。达志科技与保华国际、中冶化工开展贸易业务过程中,按照“以销定采”的原则,在与中冶化工就商品销售价格等商业条款达成一致,并与保华国际就商品采购价格、结算模式等商业条款达成一致后,方与供需双方分别签署业务合同。在公司与保华国际的商品采购交易中,公司向保华国际下达发货指令后,保华国际安排供应商发货至指定地点。在公司与中冶化工的商品销售中,公司获得中冶化工发货指令后即通知保华国际发货,保华国际按照上述流程安排发货,由中冶化工相关人员验收,并将验收结果反馈给公司。

达志科技表示,公司与中冶化工、保华国际开展贸易业务具有商业实质。根据中冶化工、保华国际相关业务负责人介绍,中冶化工与保华国际之间,中冶化工与保华国际管理层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中冶化工、保华国际2018年以来不存在业务往来,并不了解对方的最终销售客户情况。

中冶化工与保华国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2019年度报告中显示其企业通讯地址同为“南通市崇川区沈家巷15号”,企业联系电话同为“0513-55081580”,企业电子邮箱同为185051177@qq.com。对此,达志科技在回复函中解释,两家公司在工商年报信息填报时均系委托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南通有限公司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予以协助办理,年报留存的通讯电话是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南通有限公司所持物业大楼的前台电话,邮箱是上述办公室工作人员邮箱。

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则了解到,启信宝显示,实际上除了2019年度外,2013年、2015年、2016年,中冶化工与保华国际披露的企业年报中,联系电话也均是一致,通讯地址不尽相同。2015年至2018年这四个年度,两家公司留存的企业电子邮箱一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调查中还了解到,至少在2019年4月,中冶化工的董事长是一个名叫王健的自然人,保华国际原股东范正华亲口向记者承认,他与唐明(保华国际现法定代表人)、王健三人是老乡,彼此熟悉。

那么,如果中冶化工与保华国际的高管彼此熟悉,为何两者还需要通过达志科技来做化工贸易业务的生意?达志科技的问询函回函并未正面解释这个疑问。达志科技所披露的中冶化工、保华国际股东、董监高任职人员中,也未提到“王健”的名字。7月23日下午,记者就王健是否仍担任或曾担任中冶化工董事长一职,向达志科技发去采访邮件,不过未能收到回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也曾对达志科技化工贸易业务结算模式提出了质疑。达志科技对此也回复深交所称,该贸易业务结算方式具有合理性。不过,截至2019年末,中冶化工尚拖欠达志科技3179.6万元的应收账款。截至问询函回复日,中冶化工因为资金紧张尚未还款,公司已经多次进行催收。

2019年中冶化工向达志科技采购额是2765.19万元。为什么在2018年的应收账款已经清偿的情况下,中冶化工截至2019年末,仍拖欠达志科技3179.6万元,其中差额部分(414.41万元)的应收账款具体是什么款项?记者也就此疑问联系上达志科技方面,不过截至发稿尚无回应。

达志科技称,公司与原实控人蔡志华已于今年3月份签订了新材料公司100%股权转让协议,新材料公司的股权过户手续正在办理过程中,未来随着股权转出,中冶化工上述应收款项尚未收回不会对公司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荣厚商贸真的不是关联方吗?

此前7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曾指出,达志科技2019年第二大客户荣厚商贸背后有达志科技第三大股东刘红霞参与运作的痕迹。

7月23日,达志科技在回复问询函中表示,经向荣厚商贸、刘红霞确认,荣厚商贸与广州乐田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田园)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及公司时任及现任董监高人员与荣厚商贸也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也不存在信息披露违规的情形。

达志科技称,经了解,荣厚商贸的注册地址广州市增城区永宁街逸璟北路2号303房的物业产权人是荣厚商贸的原股东王书岩。乐田园主要从事老种子业务的研究和推广,主要办公场所在农场,公司注册时,经朋友介绍,通过租赁方式将303房作为注册地。荣厚商贸设立时也通过租赁方式将303房作为注册地。经查询公开信息,逸璟北路2号内其他物业也存在同一地址注册多家公司的情形。

达志科技7月23日公告中还表示,经荣厚商贸业务负责人介绍,荣厚商贸主要从事贸易业务(化工原料贸易等),荣厚商贸的资金主要是由其股东依据业务需要提供支持。截至今年3月31日,达志科技已经足额收到荣厚商贸支付的2019年货款。

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了解到,荣厚商贸2017年就申请注册“东方园子”商标,从事谷类、坚果等农产品(000061)经营。后来,这个商标被转让给乐田园。同时,荣厚商贸为主体注册的微信公众号“东方园子”显示,荣厚商贸经营老种子出售,各样发酵食品介绍和出售。“东方园子”公众号上,也有多篇署名为“刘红霞”发布的发酵食品的介绍文章。

7月23日,记者进一步就荣厚商贸是否从事发酵食品业务等问题补充采访达志科技,但截至发稿,公司尚未有回应。

达志科技称,公司与荣厚商贸之间的交易具有商业实质,不存在变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据披露,达志科技与荣厚商贸2016年开始就已经有合作,2016年公司向荣厚商贸采购聚醚等化工原材料113.5万元;2017年向荣厚商贸采购聚醚等化工原材料854.72万元;2018年向荣厚商贸采购聚醚等化工原材料176.94万元。

到了2019年,公司不再向荣厚商贸采购聚醚等材料,而改为向荣厚商贸销售电解镍、电解铜等化工金属产品。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达志科技与荣厚商贸的销售合同均是在2019年12月31日签署,送货日期也是2019年12月31日,一天内3个合同总金额是1693.36万元。

记者对比发现,2016年~2018年,达志科技与荣厚商贸间的采购交易均是一年内分两次及以上完成,且合同签署日期与收货日期有一定时间差。但是2019年,逾1600万元的合同金额却是在一天内完成签合同和送货,交易频率与交易效率与2016年~2018年明显不同。

对于2019年最后一天内完成超过1600万元合同销售的真实性与合理性,记者也与达志科技董秘办取得联系,并向公司邮箱发去采访邮件,不过未能收到回应。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