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品(000061.CN)

WTO总干事正式离任 谁会接棒

时间:20-09-01 01:58    来源:金融界

当地时间8月31日,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正式离任,比原定任期结束的日子提前了整整一年。而阿泽维多也成为了世贸组织成立以来,首位提前辞职的总干事。单边贸易抬头叠加疫情肆虐,阿泽维多此时离职留下的是更加艰难的WTO,对于新的继任者来说,前路也无疑挑战重重。

首位提前辞职的总干事

“这一决定并非出于健康原因,也不是要寻求什么其他的政治机遇”,在一篇1800余字的声明中,62岁的阿泽维多字斟句酌地表示。

他提到,自己提前离职,一方面有家庭因素,另一方面也使得各成员国得以在未来几个月中提前选举出他的继任者,这样将不会过多转移人们对暂定于2021年举行的第12届部长级会议(MC12)筹备工作的注意力。

尽管如此,阿泽维多的提前请辞,还是令外界感到意外。

2013年阿泽维多上任时,凭借着“好人缘”赢得了WTO内近100个经济体的青睐。彼时,他曾雄心勃勃地表示,希望更多地实现贸易自由化,消除严重的贸易扭曲。

不过,时至今日,WTO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甚至可以说,阿泽维多本人在世贸组织中的工作也处于尴尬的境地。近年来,美国多次威胁退出世贸组织,并干扰世贸组织的相关工作。

实际上,自2017年起,美国就开始对WTO争端解决机制中的上诉机构发难,频频滥用“一票否决权”,单方面阻挠上诉机构遴选新成员,导致该机构因成员人数不足于2019年年底停摆。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数度公开威胁WTO。2018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要退出WTO;2019年又在预算问题上施压;2020年5月14日,特朗普再度称WTO“很糟糕”“对待美国很恶劣”。由于WTO秉持成员协商一致原则,决策权多掌握在成员手中,因此,对于美国的单边主义行动,阿泽维多显得有些无力招架。

而在阿泽维多宣布离任后,美国继续阻挠世贸组织正常运转。

根据世贸组织规定,11月选出新总干事前,总理事会本应指定1名现任副总干事担任代理总干事,暂时领导世贸组织。目前世贸组织4名副总干事分别来自尼日利亚、德国、美国和中国。而美国坚持要求由美国籍副总干事艾伦·沃尔夫担任代理总干事,遭到多国强烈反对,只能延长4名现任副总干事任期,继续履行现有管理职能,直至新总干事就任为止。

对这一结果,阿泽维多直言失望,称世贸组织即将陷入无人领导的状态。虽然代理总干事不过是在过渡期内暂时领导世贸组织,但美国依然将其政治化,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控制世贸组织的机会。

12分的工作

尽管当前世界经济和贸易秩序受到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冲击一浪高过一浪,世界贸易和世贸组织面临空前挑战,但阿泽维多任期内也可谓“劳苦功高”了。

毕业于巴西“外交官摇篮”里奥布朗库学院的阿泽维多,作为首位来自拉美和金砖国家的总干事,曾在任内促成多个历史性协定。

2013年12月,在阿泽维多的斡旋下,WTO第9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成立以来的首个多边协议——《贸易便利化协定》,令成员国间的贸易成本降低了9.6%至23.1%,发展中国家尤其受益。

2015年,阿泽维多又在第10届部长级会议上促成各成员国承诺全面取消农产品(000061)出口补贴;50多个成员国就《信息技术协定》扩围达成协议。此外,其任内各成员国间谈判的透明度和灵活度也得到了增强。

此前,阿泽维多曾被媒体问到,如果满分是10分,他会给自己过去七年的工作打几分时,阿泽维多半开玩笑地答道,“我给自己打12分”,因为“我已竭尽全力”。

阿泽维多虽然选择离任,但他表示,仍然坚信世贸组织体系为世界发挥的重要作用。阿泽维多强调,世贸组织可能并不完美,但它“不可或缺”,“至少在贸易领域,它让我们远离丛林法则主导的世界”。

外界对阿泽维多的提前离任感到意外的同时,也对他的工作给予了肯定。“阿泽维多的辞职留下了领导真空。”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全球商业和经济项目主任乔希·利普斯基说,新冠病毒大流行“是我们有生以来全球贸易遭遇的最强烈震动”,全球贸易体系本已崩溃,急需一股领导力量加以修复,如今反而又遭到另一记重击。

美国国家对外贸易委员会主席鲁弗斯·耶尔科萨还表示了担心,目前最大的危险是批评人士会以WTO的权力真空为借口,破坏整个体系。

非洲官员补缺?

谁能填补阿泽维多留下的空白?

新一任世贸组织总干事的遴选程序已于6月8日正式启动,目前来自墨西哥、尼日利亚、埃及、摩尔多瓦、韩国、肯尼亚、沙特阿拉伯和英国的8位候选人正激烈角逐世贸组织“新掌门”之位。

在这8位候选人中,有3位女性候选人,分别是尼日利亚的奥孔乔·伊韦阿拉、肯尼亚的阿明娜·穆罕默德,以及韩国的俞明希。

无论上述三人之中谁当选,都会成为WTO历史上第一位女掌门人。与此同时,奥孔乔·伊韦阿拉和穆罕默德无论谁当选,都会成为来自非洲的第一位世贸总干事。

考虑到WTO历史上从未有过非洲籍总干事,很多非洲成员都强调新任总干事应来自非洲国家。鉴于此,两位来自非洲的女性候选人呼声较高。穆罕默德近期也表示,正在追求非洲列国政府的团结支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指出:“这一次遴选无论是从哪一个洲或者哪一个国家出来的,都会比较重要,因为它意味着未来WTO的一种改革方向。非洲是全球最不发达地区,而这个地区的国家又有50多个,它代表着未来的发展趋势。但在WTO现有的规则下,对不发达和发展中地区的保护是不够的。”

此外,一些外交官表示,诸多成员国有一种共识,考虑到现有的贸易争端,接班人既不能出自美国,也不能出自欧洲和中国。欧盟贸易官员称,现在是选择一名能够带领WTO迎接诸多挑战的实力人物的最好时刻。

据悉,在8位候选人充分展示自己之后,9月,将开始世贸总干事遴选的第三阶段。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主席、争端解决机构和贸易政策审查机构的主席将开始与所有WTO成员进行磋商,以评估他们的意见,并寻求确定最能吸引共识支持的候选人。世贸组织在官网上发布的消息表示,第三阶段将持续不超过两个月。

对外经济商业大学海南钻研院院长崔凡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此次采选非常繁杂,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WTO在上诉机构停摆的环境下已经是面对危机;疫情的不确定性使得少许国度商业护卫主义感情上涨;美国当前行将举办的大选使得WTO的出路成为了少许政客的赌注。

“我们需要一位能在主要参与者的权力走廊得到尊重的新总干事,需要有非常高级的政府经验或全球地位的人。”瑞士圣加仑大学教授伊文奈特指出。对WTO的新任“掌门人”而言,其必须直面的三大难题包括如何消弭各成员国间的利益分歧、约束超级大国的霸权行径和单边主义以及推动WTO的自我改革。

“危机是伴随WTO的永恒命题”,阿泽维多最后一次作为WTO总干事出席记者发布会时表示,他希望新任总干事能为该机构注入其迫切需要的“精力和耐力”。